北京之北 铁军抢滩——北京世园会、北京冬奥会
来源:未知 作者:水晶宫万博 日期:2018-11-07 15:26
【字体:

  出德胜门,过居庸关,穿八达岭,以京藏高速的起点一路向北74公里,便到了北京至北的延庆古城。2019年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2022年北京冬奥会暨冬残奥会的相继定址于此,打破了这里长久以来的寂静,也为她带来了蓬勃的发展生机。

  “延庆之秀,集于妫川。”1500年前,北魏郦道元亲临考察,并在《水经注》写下一节优美的文字。从卫星地图上俯视妫河,恰似一条游曳的蛟龙,河水支流犹如龙爪,一支向南托起一柄温润如玉的世园“锦绣如意”,一支朝北连着小海陀山皑皑白雪中的冬奥“桂冠明珠”。一南一北,这条流经千年的母亲河不但滋养了当地的人民,如今更是连接起世园、冬奥两大国字号工程,为这份古朴的秀丽增添了新时代的光芒。

  “昨天新到空调机组5套,正在安排装机”“展厅的4段已经做完,5段正在加速收尾”“展厅一层的水刷石墙面作法有变化,要保证厚度”10月20日,周六的中午11点,北京城建集团建筑工程总承包部世园会中国馆项目会议室内,20多名项目骨干围坐在一起,依次讲述着各项工作的进展。

  “世园会建设已经到了决战决胜阶段,咱们面临的压力和挑战也到了极限。”项目执行经理周伟光的发言简单却透出坚决,“我知道最近的5+2白加黑工作,大家都很辛苦,甚至有些疲惫,但既然接下这项工程,咱们就有义务有责任把它做好。”

  散会后的周伟光来到食堂,从窗口打了两个馒头便匆匆回到了施工现场。在那里,先行一步到达的项目部BIM设计师左伦源盯着手机里的BIM模型,与项目部生产副经理刘廷举一一对照着现场的施工部位。不远处,项目总工程师罗党龙正和项目技术部副部长刘响银爬上了中国馆钢屋面玻璃幕墙施工一段,仔细查看着最后几块光伏玻璃的安装情况。

  “现在是工人的午休时间,但我们项目部管理人员不能休息,也不敢休息。”进入展厅内部的周伟光边走边说,“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陈代华之前多次来现场督导时说过,越到工程的关键时刻,越是要确保不出任何问题。”屋顶厚厚的ETFE膜隔断了正午阳光带来的光和热,尽管设置了许多照明灯,正在施工的中国馆内部还是十分阴冷,室内外的温差瞬间让周伟光的眼镜蒙上了一层水雾,他用衣角简单擦了擦,便继续一头扎进现场近百道同时进行的施工工序中去检查。

  刘廷举今年56岁了,从1983年基建工程兵集体转业到今天,他先后参与过国家博物馆、T2航站楼等多项国字头重点工程建设。当被问及最难忘的经历时,刘廷举说,“中国馆就像是我的孩子,我看着他长大。从2016年9月29日,北京世园会园区建设正式开工到今天,这700多个日夜每一天都很难忘。”

  去年11月底,种下了670根基桩,一片钢筋“海洋”之中,完成全部地下结构施工的中国馆跃出地面。今年1月,随着最后一块顶板完成浇筑,占地2.3万平方米的中国馆主体结构正式封顶,钢筋混凝土框架和剪力墙为骨,呈抱月形的“如意”的框架搭建完成。4月,132根主桁梁、5400根次梁、2184根拉杆、696根水平支撑杆,1.2万件钢构件组合而成的中国馆钢结构屋顶顺利合拢,钢筋骨架造型显露芳华。5月29日,中国馆工程正式接受国务院督导组现场检查,得到高度评价。10月,层叠而上的特色景观梯田初步成型,5300面金光闪烁、大小不一的外立面玻璃基本安装到位,壮美的“锦绣如意”整体外形初次向世人撩起神秘面纱。

  “开园在即,延庆的冬天又特别的冷,很难施工。”由于身患静脉曲张和糖尿病的缘故,刘廷举在现场每走一段,就要停下用随身携带的不锈钢手电使劲地敲击大腿,避免腿部麻木,“由于设计方案和资金的问题导致工期异常紧张,留给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张锁全经理每周都来开现场调度会,周辉副经理几乎天天和我们一坚守在延庆,为的就是在严寒来临前完成全部封围目标,我们是国企,我和伟光又是党员,没说的,拼吧!”

  “刘总,地下一层机电管道几个分段我核对过了,跟咱们用BIM技术模拟的结果是一致的。”边说话边走过来的是项目部技术员左伦源,也是项目部首席BIM技术设计师。27岁的他虽然年轻,却在中国馆的建设过程中一步步磨炼成长为一位当之无愧的技术骨干,他参与的QC小组在全国多次荣获一等奖,其中《提高复杂异形结构模板体系一次验收合格率》QC成果,不但荣获全国建筑业QC成果第一名,更是继城市副中心A1工程之后,第二次获得全国建筑业QC示范发布荣誉。

  “中国馆的技术设计复杂,尤其是在大家看不到的地方,上万项的机电设备安装、管道预制、线路布设都在同步进行,大家各干一段,一不小心就可能出现碰撞和搭接不上。”左伦源打开手机,调出一张复杂的场馆内设计图纸,随着手指的移动,这个图纸时而放大、时而旋转,总数据、节点数据、乃至一根杆件的长短依次被显示在屏幕上。通过应用BIM技术,项目部将不同的专业、不同部位的图纸糅合在一起,建立了三维模型,并实时录入已完成部分的数据进行模拟,通过电脑来预判可能出现的误差和改动,这样反过来指导现场施工,提高一次成型率。

  “说不辛苦是假的,但我也在工作中收获了爱情。”聊到生活,小左腼腆的笑了,他和女友一个奋战在世园会,一个奋战在20公里外的建筑部国家高山滑雪中心。为了抢抓工期,双方家长见面的时间由夏天拖到了国庆,现在又推迟到了元旦后,为了让孩子们安心工作,未来的岳母甚至主动做起自己女儿的工作。

  “虽然时间紧张,但我们每一个员工都有信心能把这项举世瞩目的大工程干好。大美世园为媒,见证我们由工作而产生的爱情,”说到未来,这个四川小伙子神情飞扬,“我连未来宝宝的名字都想好了,以业为家,世园飘香,就叫左以馨!”

  从中国馆水院步道走到绿树成荫的园艺生活体验带,再向东前行不久,同是世园会三大主场馆之一的生活体验馆便映入眼帘。沿着38棵十余米高旱柳树天然形成的步道前行,这座占地面积约3.6万平方米,由7个展馆和4个屋顶庭院构成的九宫格式建筑已基本成型,而工人们用人工砌筑的外围夯土墙,更是让人感受到浓厚的古朴风貌。

  “如果说中国馆是大气磅礴,那生活体验馆就是田园牧歌。”在北京城建集团生活馆项目执行经理张伟的指引下,水晶宫万博,我们走入馆内,正在组装的18600平方米云纹玻璃幕墙已初具雏形,“采用云纹玻璃是我们项目团队与设计方反复磋商后提出来的,与原定的白玻璃加内砌墙的方案相比,新的方案不但更具艺术美感,还大幅度降低了建设成本、缩短了工期。”提到自己的得意之作,张伟很是开心。不拘泥、主动想、求新意,甲方开心、设计满意、企业增效,这就是城建人在新时代的新担当和新作为,也是城建智造的体现。

  “现在主要的施工难点是在水磨石地面,体量大、工期紧。”项目经理韩晓鹏说,生活体验馆十月底交付展陈的目标不会变也不能变,趁着延庆的严冬来临前,项目团队安排了多支队伍日夜抢工,坚决打赢这场攻坚战。

  除了两大主场馆的建设,建筑部还代表北京城建集团在世园会系列工程中承揽了世园酒店、世园会产业带商业用房、世园小镇(接待中心)、以及世园会数字、安保中心的建设等5项任务。

  在全面进入收尾阶段的世园酒店项目部,项目经理马迅正和技术骨干路伟伟、刘东龙、田兴三人围坐在电脑前探讨着地源热泵机房的设备安装问题。

  这是一支年轻的团队,马迅39岁,温泉酒店栋号长路伟伟30岁,凯悦酒店栋号长刘东龙28岁,最年轻的项目部BIM设计师田兴甚至还不到25岁,却一起创造了跨越严冬,仅用68天就完成12万平方米主体结构封顶的延庆冬施记录。

  “绿色生活,美丽家园是北京世园会的办会主题,在我们项目得到了很好的体现。”马迅指着电脑上的平面设计图说,“世园酒店毗邻的这片森林下方有着延庆地区最好的地热资源,通过有效的采集,将成为酒店供暖的主要来源。而我们现在正在讨论的地源热泵机房就是整个酒店供暖系统的心脏。”

  为了做好这个“心脏”,项目团队采用BIM技术完整模拟了机房所需的全部1000多处设备基础面施工,通过深化设计,将15种、150多台相关设备的位置提前一一标定,24小时不停抢工130天,赶在冬施前完成了机房的建设,为两座酒店即将到来的冬施收尾工作提供了供暖保障。

  世园会数字、安保中心的项目执行经理王文龙和项目联合党支部书记蔡德华是一对“老少组合”。建筑专业高校毕业的经理小王年轻有冲劲,基建工程兵转业的书记老蔡则是老成持重。

  项目成立伊始,首次独自承担重点工程建设的王文龙就被泼了一盆冷水,由于开工较晚,计划600多天的工作量实际可用时间只有270天。为了抢进度,项目部环保工作没做到位,被延庆区相关单位约谈,被城建集团各级领导点名批评。看着焦急的王文龙,书记老蔡拉着他彻夜长谈。

  “我性格如火,蔡书记就是我的平衡之水。”回忆起来,王文龙颇有感慨,“做事要快不要急,这是我俩定下的基调。”知耻而后勇的项目团队迅速重新振作起来,王文龙盯在基坑上两天两夜没合眼,完成近两万方土方的硬化和腾退。紧接着,项目团队用不到3个月时间,完成了全部15万方土的基坑施工;多方选择找来四家钢结构厂家抢出1500吨钢结构;在安保中心采用轻钢龙骨的干作业模式代替湿作业砌筑,既节约了施工时间,又为建设方的二次拆改节省了大量的成本;通过合理规划支撑体系,在地下一层实现了墙体、楼板的同步浇筑施工,再次缩短工期;10月19日,项目部顺利完成钢结构封顶,整个工程终于步入正轨,得到了建设方的高度评价。

  从建一座建筑,到建一个园区,甚至是将来发展为一座以旅游业为新增长点的新兴小镇,铸造企业品牌,打造地标建筑,筑楼造城是这支城建铁军的终极目标。

  从世园会核心区再次向北20公里,是北京市第二高峰小海陀山。在这个平均施工区域达海拔1500米至2100米的雪山高峰上,一座世界顶级的高山滑雪中心正在如火如荼的建设之中。

  山体海拔2198米,落差900多米,坡度最大则达到60%左右,主雪道长达3000米一个个惊人的数字从侧面反映出施工的开创性和超乎想象的难度。

  “延庆赛区拥有冬奥会历史上最难设计的赛道、最为复杂的场馆,是最具挑战性的冬奥赛区,要抓好场馆和配套设施建设,统筹好工期,确保工程进度和质量,更要注重生态保持和施工安全。”3月底,北京市委书记、北京冬奥组委会主席蔡奇调研冬奥场馆建设时这样强调。

  三个“最”字,体现了国家高山滑雪中心工程的建造难度,也给了城建集团建筑部高山项目团队极大的压力。

  工程的第一个拦路虎来自索道施工。当时正是延庆的冬季,气温最低零下30度,冰雪封山,通讯全无,北京城建集团国家高山滑雪中心项目部副经理安宗伟带着一帮兄弟身背40斤重的各式装备,凭着最原始的指南针和地图,手脚并用地往山顶进发。“那时上山没有路,别说车辆连骡马都上不去,只能全靠一双手两条腿。”谈及此,安宗伟笑了,“清晨上山,日暮下山,水晶宫万博!一路摸爬滚打,穿山越林,人人身上挂彩,项目初期的测绘走线全是靠我们自己的脚板丈量出来的,毛主席说人定胜天,我看一点都不假。”

  关键时刻,城建集团建筑部经理张锁全在工程调度会上拍板,调集人员成立了该集团史上首支高山滑雪索道突击队,这支突击队决战2198米高峰、克服了延庆的极寒天气,完成了对施工区域的原始测绘,各项工作得以迅速展开。今年国庆之前,项目部符合目前施工条件的8条临时货索已全部完成安装施工,为正式索道乃至整个高山滑雪工程的施工搭建起了一条空中运输“生命线”。

  工程的第二个拦路虎源自雪道的施工,根据最初的设计方案进行核算,项目团队需要为全部工程外运44万方土,即便按照每车载运10方、每天60车的运输条件来算,仅外运土方就需要至少两年时间。

  时间不等人,冬奥赛事更是容不得半点延误。项目立即组织人员成立专项方案组,聘请专业岩土工程顾问,用一个月时间全封闭深化调整设计方案,与建设单位、设计单位反复沟通、确认,并报国际奥组委专家现场审核,最终达成共识,推出全新的施工方案。

  按照调整后的施工方案,在确保安全且满足赛事功能的前提下,项目团队将通过调整构筑物结构、功能和面积,变更雪道挖方深度和宽度,提高雪道两侧土量覆盖自平衡,同赛区其他需要补土的施工区域合作,以及采用山体爆破形成的碎石砌筑毛石挡墙等多种方式,不但缩短工期近3个月,更是一举实现了“不运出一方土,不运入一方石”的绿色环保施工目标。应邀前来为项目方案做评估的国际奥组委专家伯恩哈德鲁西对这一做法给予了高度评价,并亲自为项目的新方案提出再优化建议。

  山上建索造场,山下架桥筑路。国家高山滑雪中心项目部奋战高山之上时,一条连接延崇高速至冬奥赛事核心区的“生命通道”高山滑雪中心市政二标段也在全力抢工之中。

  山区道路的桩基施工不同于惯常,地下水位高、飘石多,下层岩石的硬度更是超乎想象,普通钻孔机械根本无法使用。而如果像其他施工单位一样采取爆破加人工钻孔桩的方式施工,又面临着工期拖延,安全风险性高的问题。

  面对困难,北京城建集团高山滑雪中心市政二标项目经理许宁四处奔走,多方联络,最终为项目确定下超长护筒加钨合金高强度钻头打孔,配合特殊钻井泥浆护壁的施工方案。经过37个小时的连续作业,第一根19米深的桩基钻孔成功,项目团队成为全标段唯一成功使用机械钻井的施工单位。

  有了正确的方案,加上不懈的努力,项目部及时完成了全部184根钻孔桩的施工,为进一步推进道路工程的整体进度提供了坚实的保障。

  与工作中的披荆斩棘相比,生活中的许宁则显得有些窘迫,由于爱人被抽调至世园公司,忙于工作的二人无暇照顾两个孩子和病弱的父母。“忠孝自古难两全,”一念及此,风里雨里始终盯在现场的许宁眼眶里泛起红润,“也常有人问我为什么放着机关部长的位置不做,来到这里。我说,作为一名党员,我站在这个岗位就别无选择。为个人、为企业、为国家,我们只能把它干好,没有第二条路可选。”

  结束两天采访,归时已近日暮。延庆萧瑟的秋风将道路两旁高高耸立的银杏树叶染成一片金红,远远看去,像是一片片起伏的麦浪,又像是一面面招展的红旗。合上写的密密麻麻的记录本,许多神采飞扬的面庞一一浮现眼前,他们是那么性格迥异,他们却又是那么相似难辨,他们成长、他们付出、他们收获,每个人似乎都在不断变化着,而唯一不变的,大约就是他们都有的一个共同的名字,他们是光荣的城建铁军!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石景山路20号

邮编:100040

电话:010-51885980

官方微信